宅人自HIGH使用!

關於部落格
目前已改走宅腐兼修路線!小蘿蔔&杯麵控注意!
  • 307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超短文──童話

 

 
===================================================
 
蝙蝠童話
 
=======
 
 
從前從前有一隻小蝙蝠,整日穿梭在髒亂陰暗的石牆之間,
 
牠誕生自一個少年的痛苦,一個父母在眼前被人殺害的絕望,因此,牠以人類的絕望為糧食,每每有人感到一丁點絕望,力量便如同細流滲漏進牠黑色的細胞裡。
 
剛開始,牠只擁有細小瘦弱的骨架與膜翼,尖尖的叫聲僅能引出迷失少年尋找家人的淚滴,漸漸的,環繞著牠的沮喪與放棄不斷累積,柔軟的獸毛之下,逐漸繃緊充滿張力的肌肉,發光的藍眼與黑洞般吸收一切光芒的體色,即使在人們身邊閃爍飛舞,也能讓絕望的尖叫刺耳疼痛。
 
彷彿牠就是絕望本身。
 
沒有人知道,當牠誕生的時刻,有一道和煦的聲音如同溫暖的泉水圍攏在牠的世界之外,身處黑暗的冰點之下,牠看得見水紋之外的光,那是無條件照耀世界的情感,安撫牠、看照牠、愛牠,告訴牠「一切都會沒事。」
 
蝙蝠嚮往那道聲音,
 
牠知道就算在最深沉的黑暗中,這樣的光芒仍然存在於人的心中,能輕易的刺穿、融化瀝青般濃稠的絕望,
 
牠渴望碰觸那種溫暖,期盼著總有一天,牠能再次回到出生的瞬間,浸潤其中。
 
但牠仍舊一天天的茁壯,啜飲人們絕望虛無的吶喊,即便牠憤恨的撕毀自己強大黝黑的翅膀,人類迅速累積的陰霾依然讓牠完好如初的迎接隔日銀色的月亮,
 
牠痛恨讓牠成長的人們,痛恨讓牠飽食絕望的人們,
 
但也只有人,才能給予那股溫度,
 
於是牠決定,要阻止絕望的聲音,
 
蝙蝠主動尋找著絕望與痛苦的根源,一個接著一個,運用比任何生物都敏銳的感官與判斷,早一步察覺求救的瞬間,摧毀引起人們尖叫的可能性,
 
斷絕牠的力量,
 
當牠為此受傷,牠歡欣鼓舞的擁抱睡眠,
當牠醒來,又為了完好無缺的肢體沮喪,
 
日夜反覆,肉體與心的疼痛不斷交錯,
持續尋求永遠不會到來的死亡與希望。
 
******
 
就在蝙蝠逐漸痲痺於交錯的疼痛中,突然,一隻背脊刷滿紅色羽翼的夜鷹盤旋在牠昏昏欲睡的黃昏中,藍色的胸羽與天空色的眼睛在蝙蝠眼中,比夕陽的火燄更耀眼,那是以希望為糧食的生物,與牠相反,
 
完全的,徹底的,
 
光是在牠眼前,就一再提醒牠,
 
牠討厭那隻不知為何總是朝牠飛來的傻鳥,衝著牠微笑,
 
但牠也無法克制自己不阻止牠靠近自己,就像蝙蝠藏在心底的希望,具體的出現在眼前,
 
蝙蝠沒給夜鷹好臉色過,因為牠彆扭的不願承認,有多渴求碰觸鳥羽的鼓動,
 
更甚至連自己也不清楚,有多享受夜鷹不屈不饒的死纏爛打,
 
牠沒告訴對方,紅與藍的存在阻斷了人們的絕望流進蝙蝠的內臟,
 
蝙蝠持續的摧毀絕望,不動聲色的任夜鷹的溫度剝奪胃裡的飽足,
 
取而代之的是胸口安定的情緒,與下腹充盈的暖流,
 
以及日漸虛弱的身軀。
 
******
 
某一天,夜鷹照常鑽進蝙蝠的石洞,卻沒有平時覆天蓋地的怒罵或從天而降的石塊陷阱,
 
夜鷹叫著,叫著,沒有任何回應,漆黑的洞穴中,牠的視線比不上蝙蝠,所以牠總是從洞口循藉蝙蝠驅趕自己的叫聲找到牠,
 
幾乎沒有任何天敵的夜鷹,初次感覺到恐懼,發瘋似的在石洞內飛翔衝撞,驚慌的尖叫,跌跌撞撞的軌跡,挾雜刺鼻的血腥味,遍佈整片石壁,
 
最後牠跌在一小塊柔軟的皮毛上,細小得足以讓夜鷹圈在懷中,甚至不會影響飛行,
 
一動也不動的,溫暖的毛皮,
 
不可能,不可能這麼小,
 
夜鷹的心與身體比進入冰窖還冷,顫慄的銜起軟綿綿的身體,憑藉錯亂的記憶飛向洞口,口中殘留的溫度不知為何,有著能燙傷自己的錯覺,
 
抵達洞口時,夜鷹第一次覺得朝陽令眼睛如此刺痛,
 
牠將蝙蝠小心翼翼的置放在洞口的藍色花叢上,回想屍身上早以不復見的力量與身形,牠會將牠帶回巢穴,將每一片血肉吞噬殆盡,牠決心不讓蝙蝠交付給任何自己以外的生命,
 
矇矓的視線下,夜鷹嘗到從未有過的苦鹹液體,
 
拭去落在蝙蝠細弱膜翼上的淚滴,準備帶著牠離開時,夜鷹看見了一直以來未曾親眼見過的表情,蝙蝠的表情,
 
蝙蝠送給牠的,初次,也是唯一的禮物,是個回禮,
 
是個願望,
 
 
 
那是個溫暖的微笑。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