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人自HIGH使用!

關於部落格
目前已改走宅腐兼修路線!小蘿蔔&杯麵控注意!
  • 307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超短文──Clark夢見了黑貓

 


Clark夢見了黑貓

=============


那是一隻黑貓,

 

細小易碎的四肢與立聳得高高的尖耳,背脊線繃得緊實,看起來不滿7個月,初生而驕傲,卻不似一般認知的充滿好奇天真,眼角穩定居高臨下的看著clark

 

站在牆垣上,纖弱的尾巴左右搖擺,行板的節奏,3/4拍,鳟魚[註],舒伯特,

 

藍色的貓眼瞇起來,clark不自覺咽了口唾液,喉嚨微乾,覺得像條魚的是自己,

 

"咪呀──"

 

稚貓的叫聲音階普遍偏高,質地與眼神同樣超乎同齡貓兒的闇啞,熟悉的低喃,呼喚著名字,

 

他將手伸出去,友善顫動的手指換取而來的是刺穿指尖的爪痕,並不痛,因為他的注意力全在自黑色毛絨的臉上一閃而過的,趾高氣昂的笑容上,在月光斜照下閃耀光輝,

 

clark願意用上十根手指去再贏得幾次這個笑容,搭上喉頭間的咕噥呼嚕聲,愉悅的身體反應,

 

在明亮殷勤的笑容下,clark遞出手指再次接近貓兒腳邊,出乎意料與預定,這次不再有防禦心強烈的攻擊行為,黑貓謹慎的退縮一下,透澈的藍色直盯clark,尾端不安的橫掃拍打,

 

貓兒張開小小的嘴,咬上clark的指尖,含吻著,

 

尖銳的細小犬齒在指尖兩側磨刮,帶倒勾的薄舌舐過指腹,引起身體內側奔馳竄動的戰慄,

 

"嗚咪──"

 

懊惱的語氣,真奇妙,clark確定自己聽過這個口氣,相當熟悉,不常出現,但這聲音出現時,總是能撩撥下腹與後腰溢出的情緒,強烈而壓抑,

 

那代表著妥協於縱容,只屬於clark的,

 

那個男人,

 

"你真像bruce,貓兒。"

 

Clark攤開手掌讓捧下小黑貓,任牠在掌心伸爪抓住手腕與自己的食指奮戰,靠上胸口的高溫與快速心跳,小動物的體溫與頻率令clark又微笑了,他從未想過自己會如此沉迷於貓科動物的柔韌,還以為會崇拜愛犬主義直到天荒地老,

 

推開嬌小的貓嘴,有些撐開的嘴角嗚咽出聲,抗議的低鳴挑逗又惹人憐愛,柔順的身體與毛髮搔得clark的心臟癢滋滋的騷動,他不由自主的輕咬了因著興頭而前後轉動的軟耳,

 

"嗚嚶──"

 

牠與他的聲音幾乎要重疊了,他知道這有些不太夠了,他想要更多一點聲音,

 

手指加重了點力道,

 

他想…

 

"CLARK"

 

連同磨砂石般的低音,一雙黑色的尖耳與白色護目鏡刺穿clark原本所處的牆角,黑夜與暗巷都消失了,

 

當然,貓咪不會在手中,

 

"貓!" 他抓空了,

 

超人從瞭望塔監控室的硬質椅上彈挺起身,黑色的影子像早預料到的閃開,連衣角都沒被碰到,

 

"貓?" 語氣裡有著不具攻擊性與刺探性的質問,

 

超人閉上眼睛躺進椅背,呼氣量弱小慢長,

 

"……我夢到了貓。" 像你的貓,clark想著,沒說出口,

 

蝙蝠俠的表情沒有變化,超人思考著當蝙蝠俠是蝙蝠俠的時候,是否能堅持一輩子沒有表情,

 

"10分鐘後換班,clark" 黑色披肩頭也不回的撕開空氣後離去,只剩門關上的機器滑軌音,

 

盯著螢幕上明顯還有1.5小時的值班時間,clark微笑,

 

貓。




=======
註:《鱒魚》(Die Forelle)原本是一首詩,由德國<span>18世紀的詩人舒巴特所作,他因為政治因素遭當局囚禁達10年之久,在牢獄中為了表達出對於自由的渴望,而寫了《鱒魚》表達心跡。舒伯特則是在1817年,甫滿20歲時就將這首詩譜成歌曲《鱒魚》
(參考資料:築樂集室內管弦樂團部落
http://ourstrings.pixnet.net/blog/post/1891036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