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人自HIGH使用!

關於部落格
目前已改走宅腐兼修路線!小蘿蔔&杯麵控注意!
  • 308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電車是癡漢的好碰友(巴蕊)

 



Tram



電車運行於軌道上規律的撞擊晃動,人聲嘈雜充斥著老舊且散發些微異味的悶熱車廂,推擠的肩膀像海浪左右浮動,垂盪在視野內的握把反射出如同熟爛柿子的橘紅色光線,也閃映在眾人疲憊無力的眼神中。
 
下班人潮最擁擠的尖峰時刻,車內人數不少卻仍沒人注意到高潭深夜最糜爛耀眼的王子搭乘著平民列車繞圈子,畢竟他一反常態的身穿黑色過大連帽T-shirt與緊身牛仔褲斜靠車廂半倚著窗戶,戴著布料稍厚的帽子與刻意未梳理的瀏海將俊美顯眼的外表遮住大半,列車轉進大廈林立交疊的陰影,只留下湛藍冰冷的眼睛映照在發亮的車窗玻璃上。
 
像這樣混在人群中搭電車已經不是第一次,Bruce有時溜班提早離開Wayne大樓辦公室,換裝潛入市民中,花幾十分鐘隨著電車一圈一圈回憶著父親當初帶他坐在硬板座位上說過的每句話,身處其中試著感受他深愛的高潭市那鼓靜謐悶燒的能量,或是沉浸在市民周圍散發的細微溫暖,接著他會下車離開環狀鐵路的終點,讓Alfred開車載他回蝙蝠洞,持續他每晚為此打從心底執著的使命──瘋狂的使命。
 
但今天的Bruce出現了點感冒症狀,當然這點小病痛不影響他任何既定行程,不論是白天或是晚上的活動,但黃昏熱度籠罩全身,正好補上約略發燒帶來的低溫錯覺,使得車體與鐵軌鏗鏘有力的聲音還是讓他昏沈迷糊的意識不時遊走於忽睡忽醒之間。
 
又是一個拐彎,刺眼的橙光劃過眼角,難得晴朗的高潭天空映入眼簾,高遠達數十公里外的卷雲以夕陽為圓心放射狀展開,深遠的消失線造成暈眩的錯覺,棉絮交錯的雲蔓夾雜或深或淺的胭脂色,自雲層基部呈現紫紅色陰影暈染有如正義女神灼燒邪惡的火燄,遙不可及的籠罩住蝙蝠俠奮力掙扎其中的罪厄之城,孤獨遙遠的血液淌流其中。
 
Bruce迷戀於享受眼前平凡卻仍舊壯麗的雲景,有些神遊的放任思考隨列車震動浮蕩,突然某個畫面閃入腦中,一個總是掛著超大笑容的外星人,神色空白居高臨下的飄浮在雲端之上,非人之身的行動與遠離人群的位置,讓總是壓制在深處的孤立情緒無從制止的輕易包圍鋼鐵之子。
 
Bruce下意識的咬牙皺眉,他不希望看到Kal或Clark露出寂寞的表情,即使他們 (主要是自己) 已經不再試圖攻擊對方,就算那個外星童子軍還發了瘋似的向自己表白,甚至於世人眼中的世界最佳拍擋根本有了超越想像的親密舉動,他仍然無法坦然的接受對方全力放射的感情與溫暖,仍然畏懼於將積壓陰霾的內心交給自己實質上渴望已久的超人,縱然他完全瞭解Clark遠比他過去想的還要怕寂寞,慣於靜僻冷淡的蝙蝠俠表現出來的依舊是個極端吝於給予關懷不合格情人。
 
這樣不平衡的狀態能維持多久?
 
他對自己的冷淡能忍受多久?
 
他認定他們結束的那天會比想像中所有時間點都來得短,然後他會再次縮回自己的角落,繼續當他高潭市一向黑暗乖舛的蝙蝠俠。
 
「你怎麼會在這裡?」沉穩軟膩的低音毫無警訊的從背後鑽進耳朵,正想著的聲音突然出現讓半恍惚狀態Bruce嚇了一大跳,他伸手摀住耳廓回頭確認,「Clark?」順勢出聲抱怨對方偷偷摸摸的行為,同時飛快思索著自己的發燒有嚴重到無法查覺他人靠近嗎?說不定回去得先要Alfred準備退燒藥給他再出任務。
 
「你怎麼會在高潭,還搭電車?」Bruce回復原本的姿勢望出窗外,注意到Calrk默默挪動身體與那件大一號外套包圍住自己的肩寬,嘴角禁不住為這帶些孩子氣的動作短暫上揚又扳回直線,「報社的工作?」
 
「報社的工作。」Clark點點頭,被冬日曬得略乾的嘴唇貼進Bruce耳邊細細吐氣,「說真的,你穿這身衣服出現在電車裡才真的令我驚訝,像個普通的…隨處可見的青年。」
 
其實Clark還想加一句"身材美好的",他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的背影有多吸引人,剪裁合身的牛仔褲讓Bruce下半身姣好的曲線加倍顯眼,加上他背對著整個車箱的乘客──要知道任何人 (是的,包括男人) 都無法將視線從他天殺迷人的臀部撕下來。
 
Bruce沒有回頭,但肩膀在Clark的濕潤呼吸吹進耳道時小小顫慄了一下,「只是個偽裝,你管不著。」
 
避免被旁人聽見而壓低的聲音顯得有點僵硬,Clark握住Bruce隨性擱在窗緣上的手,發覺對方的體溫比平常高得多,「你生病了?」對於蝙蝠俠總是不愛惜自己身體的行為,超人的語氣一向的帶點不容置喙,「即便這任務再怎麼重要,你也應該在家休息。」
 
「我沒有生病,只是體溫有點高。」Bruce雖然想甩開被壓住的手,卻只意思的掙脫了幾下未果就放棄,或許是基於感受到後方緊緊圈住自己的熱情,加上先前被鮮紅黃昏引起的複雜情緒尚未退去,瞬間,他下了決定。
 
「我沒事…別擔多餘的心。」
 
接著蝙蝠俠裹在簡便厚T-shirt內,輕軟的放鬆身體往後倒進超人懷中。
 
「Bruce!?」這幾乎可說是Clark真正認識Bruce以來第一次看到主動對自己卸下防避,畢竟先前超人都是半強迫式的要求這位偏執狂黑暗騎士在面前放鬆,他興奮得渾身發抖,Bruce輕觸Clark下巴的柔軟肩膀透露出完全信任,墨色絲綢般透露性感的低音以只存在於彼此間的音量流動,「別緊張,農場小子,這是高潭市,一對同性情侶就像路邊的街燈沒有存在感。」
 
"情侶,他剛剛說了情侶嗎?蝙蝠俠從線條緊繃稜角分明誘惑人心的性感嘴唇說出他們兩個是一對情侶嗎?" 這會Clark是真的嚇到了,而且他彷彿聽見婚禮進行曲的背景音樂充斥腦中大概連鐘聲都響起來了,小小的理智告訴他為這種小事高興得快飛起來似乎蠢了點,所以他得注意自己是不是真的飄浮著。
 
不過,情侶,這字眼真是要命的美好,他非常非常非常想大聲對全世界宣告兩人的關係,強調蝙蝠俠!高潭之王!是他的!超人的情人!喔當然自己也百分之百屬於他──可惜他真這麼幹的話絕對會當場被氪石砸死。
 
車子緩慢進站,距離Bruce今天的終點還有3站,Clark則是工作結束正打算回大都會不過已經完全忘了這檔事,正當小記者為懷中花花公子說溜嘴的情話心花怒放到走神時,一下子被車門開啟瞬間大量擁入的人潮擠向窗邊,Clark反射性的抬手抵住車體,試圖替Bruce圍住一個不影響他思考的空間卻失敗的壓迫到對方,「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Bruce你沒事吧!?」
 
Bruce本想回頭抱怨卻發現自己與手忙腳亂的大個都被整車的乘客擠得動彈不得,斜眼看著超人困窘於壓壞窗沿、弄傷後方乘客和身下高潭王子的複雜狀況,雖說眉頭皺著但忍俊不住的微笑還是掛上嘴角。
 
「笨蛋。」
 
背對自己的笑容映照在以暗紅火燄天空為底色點綴大樓燈光的玻璃窗上,Clark看呆了,下腹部騷動著充滿壓抑不住的慾望,想要直接摟緊狂熱親吻Bruce的慾望,天啊,他的愛人好美。
 
車廂晃動讓周圍乘客們晃晃悠悠的推擠兩人, Bruce完全放鬆的斜靠在Clark胸前,緻密線條的臀部有一搭沒一搭的在身後蠢蠢欲動的慾望上磨蹭著,緊密貼合使他們之間特有的體味相互纏繞,唇邊輕碰的是Bruce誘人發熱的頸部皮膚,這麼親密卻不能再更進一步,Clark知道再這樣下去他會…等下…喔天啊他已經勃起了,該死的如果被發現一定會死得很慘,但他們的身體如此接近怎麼可能瞞得了,Clark歇斯底里的想著"拉歐啊!超人!Kal-El!你的自制力都到哪去了?這裡是公眾場合!快醒來!"
 
「你的身體很溫暖…Clark…」身體狀況不太好的Bruce沒有發現後方的天人交戰,發脹的腦袋只是昏沈想著反正現在他既不是Bruce Wayne也不是蝙蝠俠,應該多釋出點感情回應對方的付出,將指間伸進Clark手指空隙交纏彼此,另一隻手則將懷抱拉緊,他相信這樣應該足夠了。
 
不巧的是蝙蝠俠破天荒的體貼正好輕巧撥開童子軍忍耐到極限的開關,當Bruce的臀縫再次抵上他的慾望時,Kal知道自己的原本就很虛弱的自制力被丟開到角落去了,他以單手用力抱緊懷裡的愛人,空下的手掌像受到磁力引導的磁鐵牢牢捏住他一上車就魂牽夢縈的翹臀──手指更得寸進尺的滑過雙臀凹陷。
 
被揉住的感覺讓Bruce不自覺彈跳腰身弓起,滿臉怒火回頭低罵出聲,「Clark你在做什…!?」話沒說完靈活的舌頭已經衝進他的嘴裡肆無忌憚的舔舐著,難以至信的高脹慾望沉響一聲將人緊緊擠壓在車窗上,"Fuck!你瘋了嗎!?Clark Kent!?" Bruce只能在心裡咒罵,因為他平時犀利的言論早就被超人的嘴唇封住,多虧高潭遠近馳名的糜爛市風,列車中摩肩擦踵的下班人潮對這對旁若無人的同性情侶徹底視若無睹,Clark更進一步前後緩慢磨擦胯下,打開Bruce的褲頭將手掌探入牛仔褲裡細細揉搓著。
 
高潭,不,是世界最聰明的偵探著實為這位大都會小記者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僵了,形象總是羞澀正直的Clark Kent,滿口道德正義愛與和平的超人,竟然當著這麼擠沙丁魚罐頭的車廂內毫不在意的伸手進他的褲子裡愛撫他,要嘛他燒迷糊出現幻覺,要嘛超人八成又被精神控制了,但是哪個惡役有能力控制超人時不是要他去摧毀地球,而是操縱他在電車裡發情啊!?
 
原本就肩寬個大的Clark加上完全不合身的土氣大衣,仗著身材與地利上的雙重優勢像一堵牆將Bruce圍攏在角落,手掌攢住私處柔軟仔細的壓按著,舌頭在嘴裡貪婪狂放的吸吮,固定自己身體的手還不安份的在胸脅間游移,超人前所未有的大膽行動使蝙蝠俠的超級頭腦有生以來第一次停擺,熱烈的慾望讓Bruce雙腳發軟無從思考的發出一聲帶有妥協意味的咕噥。
 
「Clark…」他這麼想要他嗎?想到枉顧時地與周身人群?
 
「噓…別發出聲音,會被發現的…」Clark輕鬆壓制住扭動身體嘗試從超人的撫弄下逃開的高潭之王,忘我的舔吻著微顫的耳朵,囁咬過發熱的臉頰與跳動的頸脈,忍無可忍的囈語在Bruce的喉嚨反覆翻動讓Clark腦袋逐漸發狂,他沒空思考對方為什麼不像平常一樣掙扎的更加激烈甚至把氪石拿出來威脅他,他只想任體內炙熱的慾望四處燃燒,燒盡眼前內斂耀眼執著的黑鑽,他的Bruce。
 
Clark拉過Bruce緊握抵在窗邊的拳頭,掰開僵硬的手掌放在自己硬得發燙的欲望上,「Bruce…摸我好嗎?」
 
被抓住的手腕在身後的胯下緩緩畫著圈,Clark對Bruce早就違背主人意願有了反應的分身略微施力,「Clark…咕嗚…」,掌心漸漸收緊…
 
「電車即將進日終點站高潭大樓,請各位下車的旅客不要忘記隨身攜帶的行李……」
 
清亮乾淨的女聲廣播像Wayne大宅資深管家的擊掌般打醒兩人,Clark渾身跟被電擊過的屍體一樣僵硬,原本擁擠的乘客們魚貫自離開車廂,總算能出聲的Bruce慢條斯理的靠著車體喘息,Clark則是滿臉刷紅神情驚嚇大氣不敢呼一聲,他百般不捨的鬆開對方讓他寵溺的體溫,原本應該不受冷熱影響的超人只覺得胸口不可思議的冷,他不知該怎麼為自己的魯莽道歉,嘴裡像吃了氪石又乾又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得說些什麼,得先道歉…"「我…」雙拳緊握的Clark深吸口氣決定先認錯,先認錯的話說不定蝙蝠俠會考慮改用氪石鞭抽打他就了事,只要別跟他提"永遠不准再進高潭市"這種話就好。
 
「Clark。」語氣簡潔卻柔軟,跟想像中準備用氪石捅死他的聲音不同,「……先下車吧。」Clark看著Bruce吐了口長氣穩定呼吸頻率,緩步閃過身邊時順勢拉著自己的手下車。
 
他發現他們十指交扣。
 
他頭也不回的拉著Clark往外走「Alfred的車應該在站外,你…」
 
「我想跟你回去。」全世界最強的男人抱定必死的決心稍微拉住對方大聲表示他的願望,四周圍原本的人聲頂沸錯覺般全數消失,蝙蝠俠的肩膀抖動,停止,又再度緊繃,最後他似乎看到硬直的肩線倒塌。
 
「……走吧。」
 
他還看到Bruce帽沿內側緋紅的臉頰。
 
「嗯。」
 
Bruce不用回頭也知道Clark此刻的笑容大得比盛夏的太陽燦爛炫目,或許,他們能處得比他想的更久一些。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