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人自HIGH使用!

關於部落格
目前已改走宅腐兼修路線!小蘿蔔&杯麵控注意!
  • 308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給灰少爺的禮物~

 


交織




通過兩個世界的詭譎迴廊才剛關閉,結束激烈戰鬥後被剝奪超能力的英雄們四散席地,沒有人說話,沒有人知道該說什麼,氣喘噓噓的破碎音節像蝙蝠車般冷靜的碾過所有人的自尊心。

 

沉默良久,正義領主最強的謀略者發了聲,彷若含著火燄的低音語氣溫和堅定,「從今天開始,你們全數離開瞭望塔。」

 

所有人都抬頭看著他,表情複雜。

 

「你這是什麼意思…」超人的忿忿不平一如往常的表現在臉上,似乎連純白色的披肩也被怒氣吹動飄浮起來。

 

蝙蝠俠霍地站起,背光效果造成沒有人能看清楚他白色護目鏡之後的情緒,「意思是現階段的你們沒有任何能選擇留在這裡的權力 (power),直到有人的能力回復,否則任何人沒有我的允許禁止進入瞭望塔。」接著他甩動披風圍住全身,做出受到威脅的防禦動作,弩拔弓張。「除非打倒我。」

 

但他們做不到,至少目前做不到,在掌握異能的狀況下,蝙蝠俠已與所有人平起平坐,何況是能力盡失的現在。

 

蝙蝠俠的說明不帶一絲情緒起伏,「你們可以選擇韋恩莊園或是名下的任一公寓棲身,如果不想使用原本的身份我也能安插個新的,不過J'onnShayera外形太顯眼,留在莊園。」

 

超人的眼神像是忘記不再具有的熱視線能力般燃燒著憤怒「我們不需要聽你的指揮…你…」咬牙切齒的回應讓語調有些結巴。

 

不待超人結束他的反對,火星獵人倏然站起「這是相當合理的作法。」

 

接著是鷹女「我沒差…反正蝙蝠俠說的是事實。」她順道理了理羽毛。

 

J'onn!?Shayera!?」他回頭看著令他難以至信的意見,超人的表情活脫是被打了兩拳。

 

瞬間的冷笑熟悉的掛上蝙蝠俠嘴角「這不是指揮…。是命令!」相反的眉心卻皺得更緊,「毫無疑問的目前你們沒有本錢能提出異議…尤其是你,Kal-El。沒有超能力的超人。」

 

B!你…」咯咯撞擊的牙齒與關節讓氣氛更加緊張,超人覺得只要再一句話他的拳頭就要衝上去招呼那個比黑夜更深沉的影子。

 

神奇女俠緩緩探了口氣,起身走近快要失去理智的超人,細白的手指拍撫在慘白色織料上「…我選擇去韋恩莊園,掩飾身分對我來說太彆扭。」

 

超人驚跳著回頭「Diana!為什麼?」他不敢相信連他最要好的朋友也不支持他。

 

綠燈仍然坐在地上,看著每個人的背影,下意識的轉著指節間的綠色戒指,「那我也去好了,畢竟原先的公寓已經退租很久了…」接著站起拉近與鷹女的距離。

 

超人忍無可忍的咆哮「John!?你們在想什麼!我們可是正義領主的…」

 

「是曾經!曾經是正義領主成員的…普通人。」蝙蝠俠一口打斷超人的演說,青藍色的冷光凍結包裹在白色袍子外的火燄,「除非你能撂倒我踩過我的屍體,否則你要不去韋恩莊園…」微妙停頓伴著咬牙的聲音。

 

「…要不就滾回你的白色堡壘。」

 

眾人的眼光落在超人越握越緊的拳頭上。

 

只見白衣揚起、浮動、落下,即使從背影也能查覺的挫敗感籠罩在地球最強的鋼鐵之子雙肩,「………………我回堡壘。」

 

他一人走向相反的道路。

 

=================================

 

沙沙的噪音自通訊器傳出,清揚悅耳的女聲,是神奇女俠,「Kal,你在嗎?」

 

「………」堡壘的主人不想回應。

 

嘆息聲從揚聲器隱隱響著,神奇女俠無視毫無回應的通話對象,「Kal,我知道你聽得見,別生悶氣了,BruceJ'onn都認為能力消失應該是暫時的,就當作度假,就當作…一個好好思考我們的作法的…機會,我知道你對Bruce的作法很…心存芥蒂…,不論是在"那裡"或是回來之後的決定,但…我一直很矛盾…對於你…對於我們…對於成為正義領主的選擇…,Bruce現在一個人幹得不錯,就像他以前一直堅持的…,但他會有精疲力盡的一天,畢竟他只是個人類,這點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別忘了你們是世界───」

 

他關掉了對話。

 

喃喃自語的低音流盪晃動,「…曾經是…Diana…曾經」

 

 

=================================

 

機體運轉的嘎嘎作響,間續不斷的打字聲與黑色披風攢動的嘶沙聲,火星獵人思索著昨晚、前一晚、甚至兩天前也是完全相同的畫面,「蝙蝠俠,你應該要休息,一個人同時是Bruce Wayne又是獨自維持正義領主的蝙蝠俠,你會累垮的。」

 

「………」眼前的背影除了略停之後又再次響起的按鍵音之外仍舊動也不動。

 

他只好移動到蝙蝠俠旁邊,碩大溫暖的手掌按上石像般僵硬的肩膀,「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

 

肩線一沉,蝙蝠俠一如往常的躲開大部分善意,「…你""沒辦法提供任何幫助。」語氣冷淡。

 

火星獵人知道他只是不想讓大家對於能力恢復的緩慢進度感到自責,順勢收回懸空的手掌,「所以你需要我的能力?改變身體密度、變形或是心靈感應?這我確實無法提供…,除此之外,還有我能做的嗎?」

 

他似乎看到僵直的背膀抖了一下,「…J'onn…你不怪我害你失去能力嗎?」打字聲持續有力。

 

「…蝙蝠俠,我想這樣的結果是你當初始料未及的,那個世界的我們與Lex合作,這代表兩者之間的不同,他們保留了與所有人結為盟友的機會,我們抹殺了這些東西……」

 

「………」

 

火星獵人平穩的低音語調像是在唱述一個遙不可及的寓言,「說實話,雖然仍舊急於取回我原有的力量,但我並不埋怨這樣的結果,當初是基於喜歡人類才能支持自己保護他們,但正義領主迫使我選擇不喜歡某些人類──雖然我的確不喜歡他們,或許我也下意識的期待這些行為能被反噬,被證明這樣的決定是錯的,如此一來,我就能體諒更多人,即使是那些侵略者。」旋律溫和冷靜。

 

按鍵聲嘎然停止,「……包括…逼你們選擇這些的超人?」

 

「…是的,包括超人。」

 

漫長的停頓,但火星獵人並不為此感到尷尬,他知道對方不過是還在尋求更合適的詞彙。

 

「……J'onn……謝謝。」

 

又是打字聲,有趣的是,火星獵人覺得敲擊的聲音和緩了點。

 

「不客氣……嗯…看來心靈感知的能力恢復了,我去幫你拿Alfred剛泡好的熱可可吧。」

 

 

=================================

 

「………………Kal…………──」

深夜,萬賴具寂,偌大無人的蝙蝠洞擺盪著幾近無聲的呼喚。

 

 

=================================

 

通訊器再次發聲,又是神奇女俠,「Kal,你掛了我的通話,顯示你很清楚我想表達的意思,你很自責,有罪惡感,但你能忽略這些,因為你是超人,但蝙蝠俠不是,他是人類!我不允許你任性的選擇性忘記這件事情。」

 

「………我沒忘記。」超人錯愕於自己的聲音竟然雜著顫抖。

 

驚訝於對方終於有了回應,神奇女俠決定趁勢把想說的一次解決,「…那你逼他成為人類之上的正義領主的目的是什麼!你有仔細想過嗎!?除了Bruce,我們所有人都能輕易的離開人類,就像現在,你也用正義領主的存在證明了這點,但他不可能,他是其中的一員,密不可分!我原本也以為他能切割開來,但最終他也用在"那個世界"的行動表達他的定位,你不該為此怨恨他!」

 

「我沒有!我不恨他!不要再找我了!」

 

他咆哮著再次關掉了對話。

 

吼叫聲在水晶壁面之間反彈撞擊,似乎永遠不會減弱消失。

 

「我不恨他…我愛他…所以我不能再見他了…你明白嗎?Bruce?」

 

溫鹹的液體滴落在手掌中,他沒有哭泣,只是眼球中的痛苦破碎了滲出血液。

 

 

=================================

 

寂寥黑暗,孤獨堡壘中遠離臥室的通訊器材悄然聲響,並非先前的優揚女音,而是研磨碎石的沙啞男聲,「………………Kal…………我……對於在那裡的行動……我……嘖──」

 

通訊中止。

 

失去超級聽力的那人沒有醒來。

 

 

=================================

 

J'onn?聽說你的能力回復了?」綠燈輕拍過火星獵人的身體,夥伴中最可靠的男人。

 

火星獵人緩慢頭身,臉上盡是溫暖的微笑,「是的,全部的能力,當我想著能不能為忙到天昏地暗的蝙蝠俠做些事時,能力不知不覺又再次出現,果然如同我們兩人當初的推測,能力的消失比較偏向精神性質的干擾,也就是能力並未失去,但我們被迫在潛意識中關閉他,只要找到開啟的路徑便能順利恢復…你的表情很奇妙,綠燈俠,我想幫助蝙蝠俠是一件很怪異的事嗎?」

 

「不…我只是想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專注於只想著要幫助一般人類的感覺了…」綠燈看著沒有人的方向,綠眼閃爍困惑。

 

「這讓你很沮喪?」

 

他握緊拳頭,「這讓我很羞愧,J'onn。在此之前我是個願意為了身為綠燈的驕傲與意志犧牲一切的綠燈俠,但我逐漸變得只為了自己的正義準則行動,正義領主,不能把它的出現全數推給超人,我們的默許也有責任。」

 

「蝙蝠俠也是同樣的想法」,火星獵人以手掌握住綠燈的肩膀,嘗試表示他的支持,「尤其他比我們更接近一般人類,看到"那個世界"的自己時,受到的衝擊比我們更多,更沉重。他想幫助超人和我們。」

 

綠燈直視著火星獵人,表情堅毅充滿勇氣,就像從前,「我想幫助Shayera。」

 

「只要你想,就能做到。」

 

「因為我是綠燈俠?」他聳了聳肩露出苦笑。

 

「因為你是被選為綠燈俠的John Stewart。」語畢,火星獵人看著對方決定轉身離開,他知道即使放綠燈隻身一人也沒有問題了。

 

當天晚上,韋恩莊園的一角閃爍著綠光。

 

 

=================================

 

凌晨,伴隨蝙蝠叫聲,蝙蝠洞中碩大的銀幕跳出斷斷續續的文字,「………Kal……正義領主的作法……需要改變……他……這會讓你們遠離身為人類的本質……我不想再讓這種狀況維持下去,所以我不認為這個決定有錯……

 

……我不需要你的原諒。

 

但你必須原諒自己。

 

B。」

 

他的手指止不住抖動,第一次覺得"送信"鍵上有如淬了劇毒讓他難以碰觸,

 

畫面消失,蝙蝠洞回歸平靜。

 

 

=================================

 

通訊器又響了,一定是Diana,超人想著,故意忽略自己不斷期待某個人的聲音並且一次次失望的負面情緒,「Kal…很抱歉我上次說了重話,但你知道我為什麼會說那些嗎?因為住在這個莊園之中,我才明白Bruce為了成為蝙蝠俠犧牲了多少東西,成為正義領主讓他摧毀多少事物,你不可能比我更不瞭解這些的。」

 

「………我說過──」他忍不住試圖反駁,卻依舊被打斷。

 

「他愛著你!你知道嗎?所以他體諒你的痛苦容忍你並看著你錯下去,那撕裂他的堅持,踩碎他身為人類的一面。

 

正義領主組成之後,我不再聽見你稱呼他Bruce

 

你跟Bruce不能在這樣下去,對我們的自疚讓他瘋狂工作到進乎不眠不休!需要有人制止他!

 

只有你能做到。

 

別讓我恨你,Kal。」

 

超人沒注意到神奇女俠擅自開始又擅自結束的通訊,除了那句似乎有關每晚夜深人靜之時他躺臥在床褥間幻想或許某一天能從某個人身上得到的感情。

 

他想見他,但他早已逼蝙蝠俠殺了他。

 

 

=================================

 

「……Clark……」氣若游絲的旋律。

火星獵人與Alfred合作之下,好不容易讓蝙蝠俠回房睡去,關上房門前感應到縫隙間傳出細微不安的夢話…他呼喚某個死去的靈魂。

 

但他無能為力。

 

 

=================================

 

燦爛陽光難得一見的灑落高潭市,神奇女俠趁此漫步在韋恩莊園佔地廣大的花園中,翅膀拍擊的風壓吸引她的注意,她為眼前所見嚇了一大跳,「Shayera?你在飛?你的能力…?」

 

感覺到神奇女俠的現身,鷹女以優雅的姿態降落地面,「很早就恢復了。」

 

「那為什麼…」

 

她將手指梳過棕色髮絲,帶點戲謔的笑著,「這是我的本質,翅膀是這麼真實的存在以至於我不可能壓抑自身的能力。」

 

「不,我的意思是你為什麼不說?」表情有些腦怒,鷹女覺得這樣的神奇女俠莫名的充滿生氣。

 

她攤了攤手,「……因為我有點累,想以一般人的狀態休息一下,畢竟我在Thangarian算是普通…普通的秘密警察。」

 

這回答讓神奇女俠發愣,接著露出理解的美麗微笑,「……韋恩莊園是個適合休息的好地方。」

 

「是啊。尤其是Alfred,他是我看過最了不起的人類,特別是能夠使喚蝙蝠俠這點。」

 

「沒錯。」兩位女英雄輕靈響亮的笑聲像是鳥鳴。

 

忽地一陣強風嘯然吹襲,樹稍的鳥兒驚訝鳴叫著全數飛離,枝條甩動與鳥羽拍打的振翅聲不絕於耳,鷹女閉眼享受著代表夥伴的聲音,「你也恢復了吧?能力。不跟大家說嗎?」

 

「嗯…我在等。」鷹女看著神奇女俠受風飄散的黑髮,她的表情高深莫測。

 

「等?等什麼?等蝙蝠俠發明出什麼神奇的道具安裝在我們腦門上試圖把能力開關撬開嗎?」才剛說完,鷹女便為自己那實現率高得嚇人的隨口想像打了個冷顫。

 

「沒錯,等開竅的蝙蝠俠把某個人撬開。」經過這麼多年,鷹女為自己終於又看到那炫目耀眼的微笑感覺到喜悅。

 

 

=================================

 

「超人…」不暖不慍的呼叫,正義領主成立之後他只用這種方式稱呼他,每次都提醒著兩人無法拉近的距離。

 

「………」

 

「所有人的能力都恢復了,我得知道你的狀況。」平穩毫無起伏的男低音,他從那天就期待著對方的聲音,終於傳來的話語使胸口哽咽的情緒加倍激蕩著自己,但他早已沒有資格站在他們之間,沒有能力的廢物,明明瞭解卻依舊任性而為持續傷害他的廢物。

 

他笑了,嘲笑自己還天真的期望對方真的像Diana說得那樣愛著自己。

 

「我跟J'onn討論過恢復的方式,我現在就過去,你不准離開。結束通話。」

 

超人不會逃開的,因為他已經下了決定。

 

 

=================================

 

Bruce…」囁嚅對方的名字,超人坐在大廳等著蝙蝠俠出現,等他出現羞辱自己,當然他不會輕易接受這些,他可是超人,然後他們會朝彼此諷刺咆哮怒吼,甚至相互撕扯毆打攻擊對方的身體,他不再無堅不摧,他不需要氪石也能有效的殺死自己,多年前超人給予對方信任並要求蝙蝠俠也信賴他,超人面對蝙蝠俠又再次出現弱點,他知道這次他不會再下錯決定,畢竟是蝙蝠俠讓"他們"拿走自己的能力,只要超人不試圖取回這些異能與非人的證明,他就能被他交付給蝙蝠俠的信賴殺死,他最想要的死法,幸福的死去。

 

Kal…」他來了,因為超人的微小希望,蝙蝠俠得以不費絲毫力氣長驅直入走進水晶堡壘中心。

 

超人閉上眼睛聽著對方說出自己的名字,語氣比他想像的更溫暖,就像死前的最後一餐,他滿足的回味反覆咀嚼那悅耳的聲音。

 

Kal…,你的能力有恢復的跡象嗎?」

 

「………沒有,我也不需要他恢復。」蝙蝠俠看著超人阻隔自己與世界的眼皮,表情滿足沒有期待也沒有失望,自他成為正義領主後不曾有過的表情,嘴角上揚的方式讓他想到那個死去已久的人類──Clark

 

蝙蝠俠不讓激盪的心情干擾語氣,「你必須想要恢復,只要你想恢復能力,能力就能回來。」他走近超人,扯下面具與手套丟在一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對方毫無瑕疵的臉頰,忍不住伸手讓粗糙指腹滑過豐厚的嘴唇。

 

細微不可聞的吐露著,「………Clark……」

 

語尾顫抖。

 

然後超人猛力張眼掌握蝙蝠俠的後頸用力的吻過去,他要享受這死前的最後一餐。

 

 

=================================


TBC


想不到在下也有寫這三個字母的時候(扭來扭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