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宅人自HIGH使用!
關於部落格
目前已改走宅腐兼修路線!小蘿蔔&杯麵控注意!
  • 310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老爺口嫌體正直!(被蝙蝠車撞死)

 


[同人] [S/B] 雨夜 



雨滴傾盆落下…

那是一如往常的深夜,低溫到令皮膚刺痛的雨水覆蓋在絲絨般靜暱的黑色野獸上,為了守護他的城市,高潭黑夜之王以極盡猙獰的身影籠罩她所有孕育邪惡的角落,不似輕易融入暗處般沉穩細微的呼吸,體內充斥著足以燃燒整個城市的執著熱情。

 

今晚該死的冷…

 

雨水在空中集結成水珠…

維持將近5個小時的蹲踞姿態,耳機流洩著城市基層所有犯罪與法治的衝突爭執,或小或大,或輕或重,考慮任何"特殊事件"發生時必須的體能反應,他略微以脊椎為中心向外伸展四肢,一口氣將黑絨布上所有雨水甩開,水滴爆裂般自空中飛散形成一小團霧氣,像隻試圖把自己弄乾的野貓,被雨水浸潤內心的黑色野貓。

 

果然三天沒睡還是有些影響…

 

雨水自屋沿聚集成細瀑…

雖然身處高潭頂點,這並非抽象的描述,而是他所佔據的雕刻正是高潭大廈的樓頂,除了呼嘯的風聲與冰冷雨滴之外,周圍沒有任何生物氣息。但那隻高傲的黑色野獸知道,可見的遠處有個非人之物正在觀察著他,即使可笑,但那身鮮紅色外星織物受風緩緩浮動,似乎試圖以來自紅色恆星的能量包裹自己接近極地溫度的冷靜,當然,任何人都明白那是不可能發生的。

 

該死的為什麼要出現?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雨水接二連三的流淌在牆角、柱緣、壁面…

宛若完全沒有發現強烈到讓人受傷的不滿情緒,紅藍之子以常人無從察覺的速度接近那隻只屬於高潭市的猛獸……更正,除了敏銳的黑暗騎士之外,畢竟他在紅色披風翻滾的瞬間顫動了一下,這代表他發現了,只是不明說。

 

這外星人的臉皮才是真正天殺的無堅不摧…

 

只有潺潺水聲滑過高潭市地底的河流──罪惡之流…

黑夜中飛揚的鮮紅色突兀刺眼,讓石雕上傳出一聲混濁的野獸低吼,像是吞噬玻璃渣的撕啞聲音足以嚇退大部分生物,卻不影響鋼鐵之子以超越人類的力量接近高潭守護神,像是呼應他若有似無的傲慢神性,高潭宛如參雜罪惡乳汁的混濁雨水,在接觸鋼鐵之子的布料前就蒸發殆盡,而這點正是高潭之王最厭惡的特質。

 

想當上帝就滾去別邊!別想染指我的城市!

 

雨水落下…

「我從未打算讓自己像個上帝…」在夜之猛獸射出武器以實際行動驅逐那位屢次在高潭上空飄浮的不速之客前,他像是讀出對方內心般回應出正確文句,「…所以你也不用把自己搞得像邪惡深淵的地獄之王,蝙蝠俠,Bru…」一陣停頓,「B

 

「滾出我的城市!外星人!」

 

確認對方的存在許久之後,他們終於有了對話,呃…正確的說明是"互相指責",發聲下驅逐令讓蝙蝠俠的怒氣更加弩拔弓張。融身暗夜的斗蓬窸窣蠢動,氪星之子確信對方披風下頭絕對一手握著閃爍綠光的戒指──他親手交給他的戒指。

 

在你失手說出任何不該出現的字彙之前滾出去!

 

「抱歉…」鋼鐵之子略帶挫敗的緩慢踏上蝙蝠最深愛的高潭,「但我不能現在離開…」他以讓步的行為表示自己並不是來找這位標地盤狂吵架的,顯然他有別的目的──那是全世界、甚至全世界最棒的偵探想都想不到的目的,好吧或許亞馬遜公主和火星遺志知道,誰叫農場男孩找他們談過…部分的內容。

 

「你以為你有資格選擇能不能留下嗎?超人!」

 

在處理自己的擅闖上,超人感到地球最強控制狂已經盡可能釋出他自認為最大的容忍,決定趁勝追擊表達來意,「我只是…有些話…有些私事想告訴你,算是想聽聽你的意見…」面對高潔、深沉的黑暗騎士無從辨識對方行為的疑惑眼神,平時充斥自信與強大的超人縮著肩膀慶幸現在是雨夜,那多少能遮掩一點他的膚色和身體變化。

 

「有什麼想說的快點講完快滾!我很忙,沒空當你的心理醫生。」

 

無視超人一反常態的卑躬屈膝,蝙蝠俠回頭甩過黑色翅膀,再次背對巨大刺眼的紅藍光芒,集中大部分精神放在凝視他心愛的女人身上──他的高潭市,然後丟下微乎其微的比例留給身後盡是給他添亂的外星人,用來確認他真的滾蛋。

 

 

Bruce…」超人的聲音不像平常明亮,若有似無的情緒與慾望混雜其中,接著蝙蝠俠的注意力完完全全被拉回到兩人之間。

 

 

What the F…..!

竟然沒注意到他的接近?

 

 

超人溫暖到燙人的手撫過蝙蝠俠如同冰窖的肩膀,「Bruce…拜託你…」恆星等級的熱量穿透凱拉夫纖維製成盔甲,滲入強韌的防割特殊材質緊身衣,略為施力將高潭最偏執的影子扳面向自己。

 

 

「你做什……!」

難道對他的信任已經危害到我身為蝙蝠俠的警覺心?

 

 

Kal強硬的力量緊箍住蝙蝠俠激烈扭動的腰身,「我…一直都想這麼做…」他的手掌放肆揉過腰側撫摸他的僵直背部,手指甚至往下在臀縫間來回巡梭,另一隻手輕鬆抓著奮力掙扎的手臂,像隻炸毛的貓咪,他想著。

 

 

「放開……!」

為什麼要這樣做?除了信任你到底還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那是殘破的我…唯一能付出給光明之子的東西…

 

 

Clark的嘴唇吸吮住Bruce的,忽略縫隙間露出咬牙切齒的咆嘯,他強硬的將舌尖探入猛獸的嘴裡,他知道自己不會被咬傷,但說實話即使會被咬斷他也不願意放棄任何能嘗到蝙蝠口中跳脫柔舌的機會,溼熱的吐息和隱約的呻吟,一邊環住左手與腰臀,一邊壓迫右手與後腦,他貪婪的舔舐過所有可能引起黑暗騎士喉頭咕噥的軟壁,忍不住加深擁抱的力道,他希冀已久的黑暗騎士,他希冀的,他的黑暗騎士,他的。「我想要你,Bruce,蝙蝠俠。」

 

 

彷彿撥動某種開關,蝙蝠俠自脊椎尾端揚起一股直衝腦門的戰慄,他的腦中或許還激烈抗拒不願相信這個事實,但包圍他身體的熱情與溫暖卻不容置喙,本能與理智反覆衝撞,期待與逃避撕裂著他,最終,蝙蝠俠輕微的…緩慢的…幾乎讓人瘋狂的…不再抵抗。

 

 

我能相信嗎?這些…ClarkKal、超人…我能給予他們嗎?…我…夠資格嗎?

 

 

Bruce!?」訝異與欣喜同時衝擊著Clark

 

 

我禁得起沉溺嗎?我放得開嗎?

 

 

渾身淋濕的夜之野獸放鬆了下來,Bruce?蝙蝠俠?在超人懷裡?飽受地球人崇拜的神祇覺得自己像個高中生一樣興奮的發狂…

 

 

………不………我放不開的………這………這該死的溫暖。

 

 

於是嘴角一牽,深夜中最緊繃的野獸終於在溫暖的陽光睡去。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